首頁 > 玄幻魔法 > 天驕戰紀 > 第3032章 噩耗
繁體切換
    咚!咚!咚!

    林尋每一步邁出,就如天塌地陷,屬于永恒境的威壓則像排山倒海般朝太昊武沖去。

    太昊武軀體流淌銀色神輝,催動一件紫色青銅燈。

    這是他的不朽道兵,名喚“落魄神燈”,燈盞鐫刻的永恒法則凝結出一朵朵大道火花,瑰麗繽紛。

    只要被那火花稍稍沾染一絲,就會被焚掉神魄,堪稱霸道之極。

    只是,這一件無往不利的永恒道兵,在此刻卻完全被林尋的威勢壓制住,那一朵朵大道火花剛出現,就在虛空中龜裂湮滅。

    連同太昊武整個人都遭受到沖擊,宛如深陷泥沼中正在遭受來自四面八方的轟擊。

    這太恐怖!

    僅僅只是林尋釋放出的威能而已,卻都已強大到這等地步,這讓太昊武都感到不妙,毛骨悚然。

    至于太昊止,若不是被太昊武全力庇護,怕是早就被滅殺當場了,此刻縱然幸存下來,但已經被嚇得面如土色,六神無主。

    看到他這般不堪,林尋唇角泛起一抹譏嘲,“就這種廢物,還想迎娶曦?”

    太昊止當然不是廢物。

    身為太昊氏少族長,他的天賦、底蘊和道行,無不是宗族同輩中的翹楚,冠蓋群倫。

    可在林尋眼中……的確和廢物沒什么區別。

    “林尋,你這是打算和我太昊氏徹底為敵?”

    太昊武大喝。

    “若我說如今的太昊氏,根本不配和我為敵,你信是不信?”林尋隨口道。

    太昊武神色變幻不定。

    眼見林尋步步緊逼而來,他袖袍一揮,祭出殺手锏——

    嗖!

    一柄金如意掠出,于虛空中一晃,就凝結出一道偉岸強盛的意志法相。

    這是一名錦衣男子,身影挺拔如長槍似的,渾身彌漫出屬于造物境永恒的氣息。

    林尋眸子泛起一抹不屑之色。

    連無量境的意志法相都已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一個造物境的意志法相?

    就在這錦衣男子剛出現,林尋已毫不猶豫動手。

    唰!

    他駢指一劃。

    一道烙印著涅??奧義的劍氣于虛空中凝聚,而后隔空斬下。

    那一瞬,天地都像是被劈成兩半!

    “快走!”

    錦衣男子瞳孔一縮,察覺到這一劍的恐怖,發聲的同時,他雙手揮動,于虛空中凝結出一道巨大的金色法則神印,涌動著毀滅般的規則氣息。

    遠遠一望,直似一座金色的神山橫擋在那,遮天蔽日。

    只是,林尋這一劍所蘊含的力量何等恐怖,豈是他一個造物境的意志法相能夠抵擋?

    就見——

    砰!

    金色神印如若紙糊般,被一劍劈成兩半,轟然爆碎。

    緊跟著,錦衣男子的身影也被此劍斬中,身前出現一條巨大的劍痕,都差點也被劈開。

    這恐怖的一幕,刺激得太昊武頭皮發麻,亡魂大冒。

    他毫不猶豫帶著太昊止就要挪移虛空逃走。

    可終究晚了一步。

    林尋也注定不可能放他們離開。

    就見天地轟鳴,晦澀而神秘的永恒法則猶如無所不在的天網,鎮殺而下。

    “開!”

    錦衣男子那殘損嚴重的意志法相發出嘶吼,完全就是拼命般,要耗盡一身的力量去擋住這一擊,幫太昊武他們破開一條生路。

    “開!”

    與此同時,太昊武眼睛發紅,須發怒張,全力進行挪移。

    只是,這一切都是徒勞。

    轟隆!

    伴隨一聲爆鳴,錦衣男子的抵擋率先被鎮壓,他那殘損的意志法相直接就被碾碎炸開,化作無盡光雨飛散。

    而太昊武則被一道道宛如神鏈般的永恒法則捆縛住,再無法動彈絲毫。

    一下子,他整個人都絕望了。

    林尋的強大,完全顛覆他一切認知。

    至于太昊止,此刻則被林尋隔空抓在掌心,猶如抓住一只蟲子似的。

    “林尋!你等著,我太昊氏絕對不會放過你——!”太昊止發出怨毒的大叫。

    砰!

    聲音還在回蕩,他的軀殼就被捏爆,魂飛魄散。

    “你……你……”

    遭受到如此大的刺激,太昊武這等永恒境人物都已說不出話來,整個人都有崩潰的感覺。

    “別太驚訝,等解決了你們之后,我必會親自前往太昊氏走一遭,看一看你們宗族是否有可堪之敵。”

    林尋來到了太昊武身前,眼神冷冽而平靜。

    “你這是找死!!”

    太昊武怒吼。

    林尋微微一笑,不再多言,探手一抓,就將太昊武攥住,鎮進了無淵劍鼎。

    而后,轉身走進了起始神山。

    對于如今的他而言,滅掉太昊氏的這支迎親隊伍,的確就和解決了一件小事沒有什么區別。

    ……

    文竹峰。

    當從林尋口中得知太昊氏那一支迎親隊伍已經覆滅的消息后,無論是曦和季山海,還是季王圖,都顯得鎮定不少,沒有像之前那般失態。

    真正見識過林尋手腕的人,才知道這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事不宜遲,我打算現在就前往太昊氏。”

    林尋將自己的決定說出來。

    算一算,他在昨天清晨離開了永恒神族陽氏的地盤,離開時,更將昊日秩序和昊日神山帶走,消息注定已經開始傳播。

    如今也就時隔一天時間,就是不知道,現如今其他永恒神族是否已經得知消息。

    但不管如何,林尋都必須抓緊時間盡快行動。

    若讓那些永恒神族提前做出反應,必會影響到接下來的行動。

    “我季氏宗族內便有傳送古陣,可通往太昊氏所掌控的疆域中,以小友的修為,只要半天時間便可抵達太昊氏所盤踞的‘天都神山’。”

    季王圖飛快說道,“至于我們,倒是不必小友擔心,有神階秩序庇護,足可無憂。”

    林尋點了點頭,“那就這么辦。”

    當天,林尋就乘傳送陣離開。

    ……

    天都神山。

    太昊氏盤踞之地。

    今日,太昊氏少族長就將贏取季氏神女曦為妻,對太昊氏而言,同樣是大喜之日。

    天都神山內,早已是熱鬧非凡,到處布置著喜慶無比,往來賓客如川流不息的潮水死的,絡繹不絕。

    太昊氏族長名太昊通,此刻正在宗族大殿中招待一眾前來慶賀的貴客,笑容滿面。

    除了太昊通,太昊氏的一眾大人物也都已聚齊。

    像永恒境存在太昊臻、太昊雄,也都列席其中,地位超然,被一眾貴客頻頻敬酒。

    坐在中央主座上,看著這熱鬧歡騰的一幕幕,太昊通內心油然生出一股說不出的自豪。

    此次太昊氏和季氏聯姻,也是引發天下矚目,令得他們太昊氏的威勢也隨之水漲船高。

    這自然是一樁值得驕傲的事情。

    對他們這等永恒神族而言,聯姻往往意味著一種結盟的關系,太昊通很確信,以后這第九天域,他們太昊氏和季氏的地位都將變得愈發堅固起來。

    “族長,不好了!”

    驀地,宗族大殿外響起一道倉惶的聲音,讓得大殿內熱鬧歡洽的氣氛頓時一寂,眾人都紛紛停止交談,看向大殿外。

    太昊通臉色也是一沉,道:“慌慌張張,成何體統?難道第九天域的天塌了不成?”

    大殿外,一名老仆渾身直冒冷汗,匍匐在地哆哆嗦嗦道:“族長,真的是有大事發生。”

    一句話,讓大殿眾人眸子閃爍,心思各異。

    今日可是太昊氏的大喜之日,還能有什么變故發生不成?

    太昊通眉頭一皺。

    而此時永恒境存在太昊臻已起身,憑空出現在那老仆身前,眼神淡漠道,“莫慌,說說究竟發生了何事?”

    老仆早已嚇得六神無主,一時疏忽,沒有用傳音,脫口就將事情說出來:“就在剛剛,供奉在祖祠中的屬于太昊武老祖的本命魂燈……滅了!”

    什么!?

    太昊臻瞳孔一凝,臉色驟變。

    再看大殿其他人,也一個個如遭雷擊,愣在那,氣氛壓抑死寂。

    中央主座上的太昊通渾身都變得僵硬,雙目失神。

    太昊武!

    他們太昊氏的一位永恒境存在,今日清晨時就出發,帶著迎親隊伍前往季氏,怎會突然遭難了?

    究竟是誰做的?

    更讓太昊通心中發寒的是,太昊武若是隕落,豈不是意味著連他的兒子太昊止以及整個迎親隊伍都極可能已遭難?

    想到這,太昊通眼前一陣發黑,手腳都微微顫栗起來,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何止是他,對大殿所有人而言,這個噩耗無疑太突兀,也太滲人,仿似陰冷的寒流般,令他們感到驚悚無比。

    “可知道魂燈是何時滅的?”

    太昊臻還算冷靜,沉聲問道。

    匍匐在地的老仆結結巴巴道:“應該……應該是在三個時辰前。”

    太昊臻略一思忖,頓時就推測出,以太昊武他們的速度,三個時辰前應該就是抵達季氏所在的起始神山的時候。

    這讓他臉色又是一變,難道說,殺死太昊武的是季氏的人!?

    “肯定和季氏有關!”

    這一刻,族長太昊通也推測出這一點,不禁鐵青著臉咬牙出聲,“在這第九天域,能夠殺死永恒境人物的,只可能是永恒神族的力量!”

    大殿中一時震動嘩然不已。

    兇手是季氏?

    這未免也太讓人無法相信。

    須知,今天本就是太昊氏和季氏聯姻的日子,季氏怎會如此喪心病狂,對太昊氏的迎親隊伍動手?

    可若說不是季氏,這世間誰又能辦到這一步?

    一時間,大殿人心翻滾,驚疑重重。

    ——

    加更送上~

    大家放心,接下來的劇情不會一個永恒神族接著一個永恒神族的寫,那也太無趣。
排列三的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