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從凡間來 > 五十五章 一致對慕
繁體切換

五十五章 一致對慕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想見江南     書名:我從凡間來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很熱鬧啊,都在做什么呢,演水陸道場不成?”

    伴隨著話音,一個身量壯碩的虬髯大漢闊步行了進來,身后跟著四人。

    見得來人,眾人齊齊見禮,齊呼,“見過慕司伯。”

    來人正是慕鄺,許易心中納罕至極,這邊的動靜兒,始終在可控范圍內,他實在找不到慕鄺此刻找過來的理由。

    “誰能告訴我,你們在做什么,劉清平,謝華,你二位癱在地上,身受重傷,嘖嘖,還有人化作了飛煙,我猜應該是江春,誰能告訴我,到底是哪位大能的手筆。”

    慕鄺雖高聲喝問,視線卻死死鎖住許易。

    許易道,“既然慕大人問起了,我就照直說了,謝華,江春趁我不在,超規格接待劉清平,我平素苦讀《地府大誥》,謹遵大誥行事,自然極看不慣,便正聲斥責,熟料,那江春一向跋扈慣了,竟敢對我無禮,某自然容不得如此忤逆犯上者,便下手擊斃了。至于謝華和劉督導,則是遭了池魚之殃。不信,慕司伯可以詢問諸君。”

    不待慕鄺開口,滿場俱是應和之聲,尤以謝華和劉清平表態最急,腦袋點得和小雞啄米似的。

    慕鄺到來,最慌的不是許易,而是他倆,他倆做下的事,在鐵血執法的慕鄺眼中,定然是重罪,何況,許易徹底拿穩了證據,只要許易松口,他兩人的下場絕對凄涼。

    雖然超規格接待,也是罪過,可那罪過比起鼓動安陸河伯、山神,刻意壓制香火供奉,這觸犯天條的罪過,那就輕得太多了。

    慕鄺冷聲道,“真的是如此么,有慕某在,諸位不必心存顧慮,有什么便說什么,刑司有能力保護每一個受害者。”說著,目光殷切地掃視全場,眾人卻鎮定至極,皆平靜地注視著他。

    慕鄺心中納罕到了極點,自一月前,許易還未履職前,他就盯上了許易,這邊更是早早埋下了釘子,才接到報信,他就來了。

    他實在想不通,許易到底用了什么妖法,如此之快,就掃平了場面,太不應該了,劉衙內向來趾高氣昂,沒道理這么快就軟了啊。

    念頭至此,便聽他道,“劉督導,你身為堂堂督導,竟被安陸城隍誤傷,你就沒有什么想說的?天大的事,還有土地宮為你做主。”

    他這話已然是紅果果地暗示加鼓勵劉清平將蓋子揭開,暗示上面有劉文遠,下面有他這個刑司司伯。

    他非是要一心助劉清平,實在是許易身上的謎團,激發了他極大的興致,只有將許易掌握在手中,捕入刑司,他才有機會親手解開這些謎團。

    劉清平振了振衣衫,抹平領口,冷哼道,“本座沒什么要做主的,在這江南土地上,還有人能欺負了本座不成。慕司伯若有公務就處理公務,若無公務就請回吧,超規格接待的事,我是被動接受,刑司愿意怎么擺弄,就怎么擺弄吧。”

    除非他瘋了,才會主動揭蓋子,蓋子一揭開,最先倒霉的就是他,姓慕的口口聲聲做主,一旦見了如此大案,姓慕的還不上趕著撕咬,他腦子還沒壞。

    慕鄺被劉清平懟得胸口發悶,指著許易道,“擅殺下吏,罪過難……”

    許易打斷道,“行了,慕司伯,《地府大誥》我真的比你熟悉,我不光熟悉《地府大誥》,連你們刑司這些年辦的案件,通通都仔細讀過,沒辦法呀,你這個堂堂的司伯,處處憋著勁兒要尋我的不是,我也只能奮發求學了。”

    “很好,我等著你。”

    慕鄺冷哼一聲,重重一揮衣袖,揚長而去。

    他真被許易氣得狠了,一口氣遁出上百里,才被四名隨員追上。

    “司伯,怎么就走了,屬下敢用腦袋擔保,他們必定有事。劉清平是什么脾性,誰人不知,病中餓虎的名頭不是白來的,又狠又狡,他被打成那樣,能是一句誤傷,便遮掩得過去的?”發話的又是那名瘦臉漢子,平素也是他最得慕鄺信重。

    慕鄺冷哼道,“又狠又狡?那得分跟誰,這一幫法盲,遇上了這等訟棍,還能狠得起來,狡得起來?看著吧,這場大戲才剛剛開始,劉清平不算什么,劉文遠才是狠角色。”說著說著,目光送遠,喃喃道,“許易啊許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撐過幾個回合。”

    懟走了慕鄺,許易揮揮手,“老謝,還有老孔你們幾位,先撤吧,該做什么就做什么。”

    謝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疊聲道謝,瞬間退走,孔東來四人也如聞仙樂,急急離開這是非之地。

    “要殺要剮,你看著來,皺一眉頭,姓劉的不算好漢。”

    劉清平的脖子梗得直直的,氣勢陡然又拔了上來。

    慕鄺這一鬧騰,劉清平忽然發現情況沒那么糟糕了,許易似乎沒有置他于死地的打算。

    仔細一想,他便明白過來,姓許的到底不是一莽之夫,這是忌諱自己的叔父,不敢真的弄到底,這才合乎常理。

    他覺得事態終于回到了他熟悉的模式下。

    許易譏道,“劉兄知道我沒殺人的心思,你何苦如此,不過今天的帳總是要算清楚的,看在左宮伯的面上,旁的就不論了,但你劉兄害我損失的三十枚香火珠,必須還回來。否則,一應證供,我肯定交到那位慕司伯處。”

    “你敢!”

    劉清平狹長的眼睛驟然瞇起。

    許易道,“你可以試試,許某絕不是被人打了左臉,還要送上右臉的人,若不讓你劉兄也痛徹心扉一番,保不齊你劉兄還要再惹上門來。比起江春,我覺得劉兄應當知足。”

    劉清平怔住了,陡然又想起許易的狠辣來,頓覺頭大,這個虧怕是要吃定了。

    見劉清平面上陰晴不定,許易揮手道,“劉兄回去慢慢想,三日之內,我若見不到三十枚香火珠,劉兄就洗干凈身子,準備供應慕司伯吧。”

    劉清平心煩意亂,冷哼一聲,飄然而去。
排列三的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