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人間修羅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四十四章 請不要羞辱一個刀客
繁體切換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四十四章 請不要羞辱一個刀客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佛門青衣     書名:人間修羅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我只是讓你們將他綁起來,為何要將他打成這幅模樣?”

    當茍或一只手拖著被五花大綁的張鳳府去到芊芊石室的時候,心中快意的芊芊仍是做出了一副惱怒模樣。

    “誰給你們的權利自作主張?”

    跟隨茍或一起進門的九號十號一臉錯愕,就連茍或亦是不明白,試探性的問道:“尊使,不是你說……”

    “我說?我說什么了?我何時讓你們動手過?”

    “哈,哈哈。”

    張鳳府大笑。

    “聽到沒有,你們這群狗,連你們的主子都不高興了。”

    茍或氣的齊齊咬住牙關,再度辯駁道:“可是尊使你說……”

    “我什么都沒說,懂嗎?我說的都是氣話。沒讓你們真的動手,怎么,還有意見嗎?”

    “沒,沒有。”

    茍或不得不壓制下心中這口氣低聲說道。

    “尊使說沒有就是沒有。”

    “沒有還不趕緊滾蛋?在這里等什么?等吃飯嗎?”

    三人齊齊退下。

    芊芊又突然喝到:“站住,回來。”

    茍或沉聲說道:“尊使還有什么吩咐?”

    芊芊疑惑道:“為何將他打成這幅模樣,唯獨這張臉卻還完好無損?”

    “你讓他自己說。”

    茍或語氣之中三分不快。

    張鳳府也從這話里聽出來他幾分高傲意味,心道這家伙居然敢明目張膽跟女魔頭唱反調,怕身份果然不一般。

    眼見芊芊與茍或二人就要起爭執,九號連忙恭敬道:“稟尊使,并非不打這小子臉,只是這小子挨打的時候死死護住臉,說什么打人不打臉,故此才沒有下狠手。”

    “知道了。”

    芊芊險些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你們都回去吧,這里交給我就是。”

    ……

    ……

    “挨揍的時候都如此在乎你這張臉,看來你這家伙對自己的長相倒是很有信心,給我看看揍成什么樣了。”

    芊芊躬下身子正要查看張鳳府傷勢時候,卻見被捆綁的如同跟粽子一般的張鳳府立馬扭過身去,冷笑道:“這算什么?貓哭耗子?”

    “喂,你這人有沒有點良心?我只是想替你療傷而已。”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不必了,死不了,都是一些皮外傷,不用勞煩尊駕。”

    “你……”

    指著張鳳府鼻子,芊芊也是頭一遭如此直視張鳳府的一張臉,但見他眉清目秀棱角分明,一雙深邃的眼似乎多看一眼就能深深陷進去一般,竟也突然沒了脾氣。

    淡淡道:“難怪你這小子會如此護住自己的臉,的確長得人模狗樣的,我看你不像一個刀客,倒應該去做一個小白臉。”

    “請不要羞辱一個刀客。”

    張鳳府冷冷一笑。

    “倒是你這女魔頭,將我弄到這里來究竟有什么陰謀?”

    “陰謀啊?”

    芊芊指尖點著下巴思索片刻后道。

    “給你換個活兒而已,藏書閣已經很久沒有人打掃。打算交給你,如何!”

    “你……”

    張鳳府足足愣了片刻才回過神來,只因他如何不知道去藏書閣這種地方,分明是多少人夢寐以求都得不到的機會。

    心道這女魔頭難道真是認真了?

    “我什么?你直接說你愿不愿意去。”

    芊芊輕聲一笑。

    “茍或可是三番五次提出這要求,我才好不容易滿足他了一次,就這樣白白將機會送給你,你不會不珍惜吧?”

    “我若說不愿意去那就是傻子了。”

    對于一個習武之人來說,恐怕沒有什么比能去藏書閣這種地方來的更加吸引人。

    “不過我還是不敢相信,怎的你這女魔頭今日突然變了性子了?”

    “這個不是很正常?人都是會變的對不對?這里已經給你備好熱水,還有換洗的衣裳,你就在這里安安心心洗個澡,換身衣裳,然后再去藏書閣。”

    芊芊說完便替張鳳府解開身上繩子,雙手負后踏出石室去。

    “等等。”

    張鳳府喝了一聲。

    “這里是你的房間?”

    “沒錯呀。”

    芊芊回頭淺淺一笑,露出兩顆尖尖老虎牙。

    “難道還是你的房間不成?哦……不對,從今天開始也算是你的房間了,因為我已經說了從今天開始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明白了么?”

    張鳳府兀自還在驚訝之中,芊芊便已出了門去。

    她出門之后一張笑臉便換成了一張冷臉,在

    (本章未完,請翻頁)

    面對一直守候在外面的茍或時候,她已恢復了平日里高高在上尊使的模樣。

    “還有事?”她低聲問到。

    茍或胸口起伏不平,咬牙說道:“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

    “他只是一個階下囚而已,為什么你會突然對他態度轉變這么多?還讓他去你房間。”

    “我做什么有必要跟你解釋么?”

    芊芊冰冷的說道,卻在見到茍或森冷的雙眼時候,頓了頓又緩和了語氣說道。

    “我做什么自然有我的道理,莫非你以為我是那么隨隨便便的人?”

    “屬下不敢。”茍或連忙躬身。“屬下只是……只是想不明白而已……”

    “究竟是想不明白還是覺得想不過?”

    洞悉茍或心思的芊芊輕聲說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既然今天坐到了這個位置,那就已經說明很多事情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無所顧忌,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你只需要知道不論我做什么事情,都是為了我的大事就行,另外,還有你……”

    “我怎么了?”

    “我希望你以后不論做什么也要讓著他一點。”

    “我讓他?這不可能……”

    “茍或。”

    芊芊冷聲道。

    “這不是請求,這是命令,最多……我答應你等我利用完了這小子過后,把他交給你,任由你處置。”

    ……

    ……

    溫暖的水,充滿著女子香氣的石室,一套嶄新干凈的衣裳,讓張鳳府幾乎險些忘記此刻是身處在九重天的羅生門之中,而不是在中原舒舒服服的酒樓客店之中。

    等到換洗好,又重新藏好隨身攜帶的羅剎令以及書信之后,等候的芊芊才款款走了進來。

    “還不錯,這身衣裳穿在你身上倒是挺合適的。”

    芊芊由衷的贊賞。

    張鳳府卻猶豫著說道:“這衣裳是誰的。”

    “是誰的有什么關系嗎?能穿就行了,問那么多做什么。”

    芊芊似乎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纏。

    “既然弄好了,那你現在跟我去一個地方。”

    “去什么地方?藏書閣?”

    “恐怕現在比起藏書閣來,你更想去另外一個地方對不對?”

    (本章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排列三的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