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序列之主 > 卷一 序列者 第66章 點燃血火
繁體切換

卷一 序列者 第66章 點燃血火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炊煙淼淼     書名:序列之主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話說,白止墨進入了溶有萬年寒髓的浴桶中,那冰冷的寒氣讓他全身陷入到了一種近乎于癱瘓的狀態。

    不過霍老頭的話倒是提醒了他,于是白止墨艱難地想要在浴桶中盤膝擺好姿勢,不過他失敗了,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于是,白止墨最終只是無奈地保持了自己的姿勢,并在自己體內緩緩地推動了寒魄訣的運轉。

    幾乎是在白止墨體內血氣動起來的那一瞬間,周圍的寒氣就好像嗅到了鮮血的鯊魚,瘋狂地向白止墨的體內蜂擁而來。

    大量的寒氣就好像一根根的鋼釘,狠狠地貫穿了白止墨的身體,劇烈的沖擊力瞬間讓他的內腑受到重創。

    白止墨立刻就是一陣悶哼,甚至在他的嘴角還出現了一絲淡淡的血跡。

    而后,在大量寒氣的推動下,白止墨體內的寒魄決竟然超乎想象地運轉起來,其迅猛的勢頭,完全超出了白止墨的控制。

    白止墨用盡了自己全部的力氣,甚至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但卻依然無法控制寒魄決的運轉。

    這一浴桶的寒氣似乎終于在白止墨的身上找到了宣泄口,洪水潰堤似地涌入到他的體內。

    白止墨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血氣的茁壯成長,同時還有血氣中的寒氣也是迅速變得濃郁起來。

    如果只是看這個結果,白止墨肯定會開心的得露出后槽牙來,但問題是這樣的結果,完全是在不可控因素下產生的。

    果然,隨著白止墨體內的血氣越發濃郁,問題終于出現了!

    白止墨感覺豐沛的血氣似乎有些過于強大,它們在經脈中流過時,經脈中傳來了一陣脹痛感。

    血氣增長是按部就班、循序漸進的,而在血氣的增長過程中,會潛移默化地滋養并擴展經脈。

    這過程就好像烏龜的成長,隨著烏龜身體的長大,容納它的龜殼也在一點一點隨之長大,二者之間是相輔相成的。

    血氣和經脈之間的關系也是如此!

    不過,白止墨此時的情況卻是完全違背了這一點,他的血氣幾乎只是在一炷香時間內就翻了一番,血氣增長了,但經脈卻并沒有隨之擴張。

    因此,經脈成為了束縛他血氣增長的障礙,隨著外界寒氣的強制性涌入,他的血氣增長是不可停滯的,所以,最終的結果只能是——

    白止墨體內持續增長的血氣,將會撐破他的經脈。

    白止墨當然察覺到了自己的危機,但他卻是毫無辦法可尋。

    隨著寒氣不斷地涌入到他的體內,他的身體此時已經完全處于僵硬狀態,甚至體外已經凝結了一層薄薄的晶瑩冰層。

    這個時候,除了眼珠子,白止墨的其他部位,就算是一根手指都無法動彈分毫了。

    白止墨能夠做的只是極力去控制自己體內瘋狂運轉的血氣,但這就好似潰堤而出的洪水,他的微弱之力根本無濟于事。

    磅礴澎湃的血氣在白止墨的經脈中奔涌而過,白止墨只感覺自己的經脈傳來劇烈的脹痛感,似乎奔涌的血氣就在下一刻便會沖破他經脈的束縛。

    如果白止墨的經脈被毀,那么他的修煉之路也就到此為止了,畢竟體內無法儲存血氣,那他還算的哪門子的序列者。

    一個沒有血氣的序列者,恐怕比一般的零階也稍有不如吧!

    白止墨現在唯一祈求的就是,霍老頭能夠早點發現他的異狀,并及時采取有效的措施,比如——

    將他從浴桶中拎出來。

    那么,霍老頭發現白止墨的異狀了嗎?

    這是當然,為了能讓白止墨成功點燃血火,他做了很多準備工作,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刻,他怎么可能不仔細地觀察白止墨的狀況。

    其實,在他提醒白止墨運轉寒魄決之前,就已經預料到了白止墨的狀況,而這也正是他想要的。

    霍老頭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了一枚菱形的火紅色晶體,不過這枚晶體并不剔透,表面好像還刻畫著極為細小的詭異紋路。

    不過霍老頭取出晶體之后,便托在了自己左手心,似乎并沒有采取下一步行動的意思。

    就在白止墨體內血氣幾乎要沖破經脈的時候,霍老頭終于采取行動了,他的目的是為白止墨點燃血火,而不是為了爆掉他的經脈。

    霍老頭左手拖著火紅色的菱形晶體,右手伸出食指在白止墨已經結冰的額頭上勾勒出了一個玄妙的符文。

    只是在半個呼吸之內,他便完成了這個復雜的符文,在符文完成的瞬間,它竟然閃爍起了銀灰色的微弱光芒。

    霍老頭勾勒這個符文的時候,白止墨額頭上的冰層足有半寸厚度,也就說,這個符文,是刻畫在白止墨額頭之外的冰層上的。

    但當符文成型的那一刻,它卻是閃爍著銀灰色的光芒,穿過冰層直接烙印在了白止墨的眉心處。

    在這符文接觸白止墨皮膚的一瞬間,它卻是驟然旋轉,化為了一個銀灰色的漩渦。

    這個漩渦大概有一寸七分大小,幾乎是在它成型的同時,白止墨眉心處的冰層憑空消失,漩渦直接暴露出來。

    這漩渦就好像一個會吞噬一切的黑洞,深邃、神秘,而且不知通往何處!

    漩渦出現后,霍老頭立刻就將自己左手中的火紅色菱形晶體彈了出去,目標正是白止墨眉心的銀灰色漩渦。

    菱形晶體拋物線軌跡落入了漩渦中。

    這晶體接觸漩渦的那一瞬間,立刻就有一個輕微的破裂聲音響起,就好像冬日里冰層破裂的聲音。

    與此同時,與破裂聲音對應地,血紅色菱形晶體上出現了一道道縱橫交錯的樹杈狀細微裂紋。

    隨著菱形晶體繼續深入到漩渦中,破碎聲音不絕于耳,而其上的裂紋也變得更加密集,更加明顯,一道道裂紋肉眼可見。

    當四分之一晶體嵌入漩渦,其上的裂紋已經遍布整個晶體,晶體中忽然閃過了一道強烈的金紅光芒,而隨著光芒的閃爍,似乎伴隨著一股巨大的沖擊力——

    晶體上陡然間變得更加密集的裂紋就是證據了。

    而這金紅光芒在第一次閃爍之后,緊接著就發生了四次閃爍,而且一次比一次劇烈,尤其是最后一次,已經有碎片從晶體上剝落,這晶體似乎隨時都會化為一堆碎片。

    不過,看晶體的狀態,似乎是有什么東西迫不及待地想要從晶體中沖出來,剛才的沖擊,好像就是因為它在沖擊晶體的束縛。

    終于,晶體中陡然閃爍起了耀眼的金紅光芒,不過這光芒忽明忽暗,一直引而不發,好像在醞釀著什么!

    轟——

    金紅光芒驟然爆發,而在光芒閃爍的同時,那火紅色的菱形晶體,也終于不堪重負地化為了漫天飛舞的碎片。

    在晶體炸裂之后,其中的確是蘊含了什么東西,似乎是一頭四腳神獸,它渾身金紅,身上繚繞著絲絲升騰的金紅火焰,就好像是來自太陽的使者。

    不過,在這火焰神獸掙脫晶體束縛的時候,火紅晶體已經被漩渦吞噬了四分之三,因此,這頭神獸雖然崩碎了晶體,但它自身卻是取代了晶體,被漩渦吞噬進去。

    它想要掙脫漩渦,但根本已經來不及了。

    它的多半個身子已經陷入到漩渦之中,它掙扎著想要從漩渦中爬出來,但最終只是一聲悲鳴,便消失在了漩渦中。

    這頭神獸還沒有體會一絲從菱形晶體中掙脫出來的喜悅,便遭遇了更為悲慘的境遇。

    那個漩渦在吞噬火焰神獸之后,就好似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逐漸地變小消失在了白止墨的眉心處。

    這個過程中,霍老頭就在旁邊默默地看著,他沒有半點干涉,不過在火焰神獸被漩渦吞噬后,他倒是暗自地松了一口氣。

    該做的,他都已經做了,接下來的結果如何,就要看這小子自己的造化了。

    白止墨呢?

    他心中正在祈求霍老頭快點拯救自己的時候,他忽然感覺自己的額頭眉心處傳來了一絲異樣,但還不等他仔細感應額頭處的異樣,他就感覺到眉心處傳來了一絲灼熱。

    白止墨被冰凍的思緒,似乎都因為這灼熱的溫度而靈動起來,一個念頭在他的腦海中忽然劃過——

    難道這是要開始點燃血火了?

    否則在這萬年寒髓主宰的浴桶中,怎么會有半點灼熱的溫度存在!

    灼熱的溫度并沒有抑制向白止墨體內不斷涌入的寒氣,不過這一絲灼熱,倒是讓他僵硬的身軀柔軟了幾分,恢復了一點十分有限的活動能力。

    白止墨掙扎著想要從浴桶中爬出來,但他的腦海中忽然響起了一聲憤怒的吼聲,這一聲獸吼仿佛是在他的靈魂深處響起,讓他的靈魂都不自覺地跟著顫栗起來。

    白止墨掙扎的身形頓時僵住,剛剛抬起了一絲的屁股,再度坐了下去。

    白止墨突然感覺自己眼前一陣模糊,然后他眼前驟然出現了一頭渾身繚繞這紫紅火焰的成年雄獅,這雄獅仰天咆哮,宛若火焰的化身。

    白止墨完全呆住了,這是怎么回事?

    自己這是在什么地方?這頭獅子又是怎么回事?

    根本不等白止墨思索太多,那頭雄獅似乎發現了白止墨的窺視,竟然一聲怒吼,便向著他沖了過來。

    白止墨立刻閃身躲避,但雄獅的速度根本不是他所能夠匹敵的。

    于是,白止墨的‘身軀’被雄獅一掌拍碎。

    白止墨立刻就感覺到了深入靈魂的疼痛,不過他卻驚愕地發現自己并沒有死去,他依然還有意識存在,而且只是念頭一轉,那頭獅子便又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與此同時,白止墨感覺到一種從靈魂深處迸發出來的火熱之感。

    頃刻間,白止墨就感覺到自己全身都燃燒起了金紅色的火焰,不,不止他的身上,他眼前的整個世界都燃起了金紅色的火焰。

    不過,在白止墨感覺全身都燃燒起來的同時,他還有另外一種感覺,他的全身依然還處于冰封的半僵硬狀態,冰冷奔涌的血氣還在他的經脈之中奔涌不息。

    兩種感覺同時占據了他的身體,但卻互不干擾。

    在白止墨感覺火焰燒灼自己身軀的同時,寒冰也在冰封著他的身軀。

    原本不相容的水火,此時卻好似商量好了一般,一起折磨白止墨,似乎是要比一比誰更高一籌!

    (明天上午上架,中午兩更,晚上兩更,求訂閱!)
排列三的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