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都市獵人 > 第324章 分手后
繁體切換
    好了,就這樣吧。”

    雖然有些臉紅,但袁冰瑤還是做出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樣,自然的跟陳樂揮揮手,表示這事到此為止。

    如果說出去,對雙方都沒有任何好處,最后只會落得個魚死網破,互相丟臉的下場。

    這樣,這事應該就到此為止了。

    袁冰瑤感覺自己的處理很完美,很成功的讓陳樂閉上了嘴巴。

    嗯,真不愧是自己。

    雖然還想做點什么,勾引陳樂的,但目前不是時候,她有些羞澀,有些臉紅,臉頰發燙的厲害,心里邊有什么東西在跳的厲害,所以連忙轉過身,背對陳樂沖陳樂揮揮手之后,就快步離開了。

    原地就只留下陳樂一個人,一臉茫然的看著袁冰瑤離開的背影。

    好一會兒之后,他才反應過來,看看袁冰瑤離開的方向,又看看自己的手掌,再看看袁冰瑤離開的方向,再看看自己的手掌。

    嗯,依稀還能感受到手心殘留的余溫與女孩子溫潤香糯的氣息。

    畢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接觸到實物……

    雖然以前不小心也看到過幾次唐曉茜的,但因為后果過于慘痛,基本記憶都快被打沒了,這可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親近女生的……

    陳樂下意識的把手掌移到鼻子邊,感覺還能聞到一點袁冰瑤身上特有的,不知道是什么果木鮮花的,帶著幾分甘甜,幾分醇美的氣息。

    有點甜!

    話說,這到底算什么啊?

    陳樂的大腦一片空白,這突然的,莫名其妙的沖擊對他影響有點大。

    “別聞了,人都走了……”

    直到耳邊傳來熟悉的輕挑的話語,他才回過神來。

    這才發現,段會鑫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他身旁。

    陳樂下意識的,連忙把手放下,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辯解道,“我,我哪有,哪有聞。”

    “沒什么,都是男人嘛,我理解,我理解。”

    段會鑫那英俊過人,溫潤如玉的臉龐上,帶起幾分不羈幾分男人都懂的笑容,朝陳樂靠過來,調笑道,“漂亮的女孩子誰不喜歡,尤其是那種有氣質的,又香甜的,總是讓人回味。”

    “不是我說,你剛剛直接抱上去,再親上去,殺她個措手不及,成功幾率高達八成,……我還是第一次見這么主動的女生呢。”

    “……不是你想的那樣。”

    陳樂也懶得跟段會鑫解釋,“不對,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你們能來,我為什么不能來,出來散散心不行嗎?”

    段會鑫的話,倒是讓陳樂想起來了,“這里一般是情侶來的地方,你一個人……”

    他說著,往右側走了一步,就能很清楚的看到段會鑫的右臉龐了。

    “所以,你臉怎么了,這么紅?”

    “額,天氣熱啊。”

    “那你左邊臉為什么不熱?”

    “……哦,對了,我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了。”

    “磕出四個手掌印?”

    “你知道的,這林子里的石頭奇形怪狀的,也有四根并排排列的。”

    “……可我看這指節分明的,像是女孩子的手打的。”

    “……”

    段會鑫無語了,“你看你,就是喜歡尋根追底,女孩子是不會喜歡窮根究底的男生的,會覺得很煩。”

    陳樂不屑道,“你是又做什么對不起別人的事了吧,你個渣男,活該挨揍。”

    “誒,這你可不能怪我,我都說了,我是真心喜歡她的,是她非要查我前女友的事。”

    “然后呢?”

    “我覺得我也蠻喜歡前女友的,所以不忍心騙她,結果你也看到了,下手忒狠了。”

    段會鑫說著,指了指自己的右臉頰,紅的都有些發腫了。

    他說著,還拿了瓶冰可樂,貼到右邊臉頰冰敷著,“可不能讓人看到了,得先活血才行。”

    “渣男,你死了也活該。”

    “我怎么就是渣男了,我只是個感情豐富,向往愛情的孩子啊,我只是總是容易為漂亮女孩子動心,我是真的打從心底喜歡她們的。”

    “……”

    陳樂感覺這人真心無藥可救了。

    “話說回來,你啥情況啊,剛那女孩誰啊,你跟任夜舒分手了?”

    “額……還沒!”

    “那你怎么好意思說我,你不也渣男嗎,吃著碗里的,摸著鍋里的。”

    陳樂臉色一下頹廢了下來,“……拜托,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也不知道她為什么這么做,突然就,就……還有夜舒那邊,我是想提分手來著,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時機啊。”

    陳樂真的很想提了,他的錢包已經徹底不支持這段莫名其妙的愛戀了。

    “突然?那還真是挺怪的。”

    段會鑫一手托著下巴,沉思了下道,“簡單啊,看那女生挺喜歡你的,你拉著新人,去見舊人,保證你們分手。”

    “那就不是分手,是分尸了,她會殺了我的,不對,是給我下藥,化學閹割,總之,她會做的。”

    當時在自習教室里,任夜舒陰暗的表情,陳樂還歷歷在目呢,光是想起來都覺得渾身發涼。

    對此,段會鑫也是點點頭道,“要說任夜舒的話,嗯,你別說,她真能做出這種事,我感覺她也挺,挺……挺特別,不對,誒,我終于想起來了。”

    “我一直覺得你這人有哪里不對,我現在終于知道問題在哪了,上次那個漂亮的清純妹子就很怪,別人都是越扮越美,她非要給自己扮丑,那絕對校花級別的,打扮的跟村姑似的。”

    “然后剛剛那女孩也挺怪,還有任夜舒,我本來還以為,她一輩子都不會有喜歡男生的,她性格也挺怪的,怎么……你旁邊凈是些怪女生呢?”

    “……我哪知道。”

    陳樂是真不知道,他只想做個普通人,跟普通的同學普通的相處。

    段會鑫說著,拍拍陳樂的肩膀,感慨道,“還有,你這人也挺怪的,那你……任夜舒那邊到底是想怎么樣啊,一直拖著。”

    “那也拖不起啊,我就是想,想,分手之后,也能和平的做朋友,我覺得,夜舒挺可愛的啊。”

    “可愛?形容她?”

    對此,段會鑫一臉驚訝的張大嘴巴,表示不置可否。

    “不過,分手還想做朋友啊,以我的經驗,分手之后一般……”

    段會鑫說著,拿出手機,打開微信,遞給陳樂。

    “干嘛?”陳樂不解。

    “你隨便挑個,隨便挑個啊。”

    “啊?”

    陳樂看了下,段會鑫微信分組欄里,分了幾個組,“一夜組”“前女友組”,“網p友組”“禁忌組”“姐組”“妹組”等等。

    “在前女友組里隨便挑一個吧。”

    “干嘛?”

    “你隨便點一個,這些都是分手后的,對了挑本校的,外校太遠了。”

    “……”

    然后,陳樂就隨便點進一個叫溫小婉的,聽起來挺溫柔婉約的,估計是溫柔的女生。

    段會鑫隨即接過手機,給對方發了幾條短信。

    沒一會,陳樂就在樹后邊,看到那女孩來了。

    是一個大約1米6左右,有著江南水鄉的白凈肌膚,以及一雙漂亮大眼睛,穿著藍白相間的干凈衣服,梳著空氣劉海的可愛女孩。

    看起來就很溫柔可愛,是那種輕聲細語的柔軟小女生。

    對方直接來到段會鑫身前,抱著雙手,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盯著他,“突然找我干嘛?”

    段會鑫一反剛剛跟陳樂一起時輕挑的模樣,一臉深情道,“我就是,想你了,想見見你。”

    “呵,”女孩頓時冷笑,“被現女友甩了,又想回來找我?”

    段會鑫用著天生的帥哥天賦,一臉深情的注視著溫小婉,認真道,“當然不是,我就是單純的想你了,就算我們分手了,難道就不能再做朋友了嗎?”

    “……我真是好奇,你怎么有臉說出這種話。”

    “分手后就連朋友都不能做了嗎(這話明顯是說給陳樂聽的),你是不是還在恨我?”

    溫小婉再次冷笑,“恨你?恰恰相反,我不僅不恨你,還很關心你,每次看到有人跳樓摔死,被卡車撞死,被火燒死,被人分尸,我都會過去看看,是不是你,當然,每次都很失望就是了。”

    “……”

    溫小婉說著,對著段會鑫的臉龐就是“啪”的一下巴掌巨響,然后來回左右開弓,一連“啪”“啪”“啪”了數下。最后一腳踹往段會鑫的下身,直把段會鑫踹倒在地,這才滿意的冷笑道。

    “別說,我還真挺感謝你的,謝謝你讓我對男人有了全新的認識,還朋友?放心吧,等你死后,我們就是好朋友,我每年都會多給你燒點紙錢的,我呸,人渣!”

    說完,又狠狠踩了段會鑫一腳,這才帶著美麗的蝴蝶裙擺,翩然離去。

    明明是看起來那么溫柔的小姑娘,那下手是真的毫不留情啊。

    好半晌,段會鑫才哀鳴著,捂著臉頰爬起身,有些吃力的沖樹后陳樂說道,“你看到了,基本上分手之后都是這樣的!”

    “額,……謝謝你啊,看的……真的很清楚!”

    “只是,任夜舒下手會比她更狠就是了,到底有多狠,得取決于她此時有多喜歡你,下毒下藥,感覺也有可能。”

    “……”

    陳樂頓時很是艱難的吞了口口水,感覺背脊一陣發涼……
排列三的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