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游動漫 > 超神機械師 > 1057 貴賓一位(感謝青寧子的盟主十萬賞!)
繁體切換

1057 貴賓一位(感謝青寧子的盟主十萬賞!)

類別:網游動漫     作者:齊佩甲     書名:超神機械師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嘭!!

    銀色的拳頭與深褐色的拳頭對撞,綻開一環沖擊波,戈魯坦再次被韓蕭本體的無限蓄勢沖鋒頂飛出去。

    韓蕭沒有動用機械神明,而是本尊不斷近戰糾纏,等到【沖鋒無盡蓄勢】的冷卻好了,就到一邊瘋狂游走刷步數,積攢鐵頭功的威力。

    戈魯坦即使有心阻止,也會被規模龐大的機械軍團攔下來。

    沒有空間穩定錨的限制,韓蕭的兵力源源不斷從次級維度兵營和維度工廠涌出。此時機械軍團承擔著主要作戰職責,在使徒兵器與秘能使的帶領下,盡力牽制、輸出敵人。

    巔峰超a級武道家單體戰力驚人,戈魯坦倒不至于陷入包圍寸步難行,但也被機械軍團纏得很難受,更別說還有個吊人在旁邊時不時就拱他一下,威力還大得出奇。

    他目前的處境,就像是身處某款無雙游戲,開了高等難度,然后單槍匹馬陷入人海之中小兵血條長,傷害也不低,使徒兵器則相當于兵堆里的小將,旁邊甚至還有韓蕭本尊這種類似于環境攻擊的攪屎棍,因此戈魯坦單體戰力雖碾壓機械部隊,可也無法隨心所欲開無雙,只能謹慎應對。

    炮火交錯的包圍圈,戈魯坦所到之處,深褐色氣焰潑灑,崩飛一片片機械戰兵。他一邊左沖右突戰斗,一邊催動細胞增殖,愈合不斷產生的新傷口。

    感受著剛剛受到撞擊而撕裂的肌腱愈合時的火辣辣疼痛,戈魯坦心頭煩悶不已。

    武道家打機械師,本來突臉是最正確的戰術,可他看到韓蕭本尊靠近就煩,實在是【沖鋒無盡蓄勢】拱得他難受,無法掌控戰斗的節奏。

    現在只要一看到韓蕭在旁邊游走,戈魯坦心里就忍不住狂吼:

    你不要過來啊!

    另一邊,韓蕭雖占據著輕微的優勢,他卻也沒有多樂觀。

    武道家雖然沒有什么花哨的手段,戰斗方式很純粹,但到了巔峰超a級,這種純粹便產生蛻變,如同經歷千錘百煉終于把自身打造得堅不可摧。

    “我在機械師之中肉度首屈一指,主要是恢復力強,可是巔峰超a級武道家的恢復力也不能小看,血量更是比我還高。”

    武道家有一大堆增加耐力加成的專長,本身職業也有特殊的加成,在巔峰超a這個層次,沒有任何職業的血量可以與武道家相提并論,哪怕是自己和老龍也不例外。而且巔峰武道家未必沒有與自己類似的bug級回血能力,定位才是正牌的重型肉盾坦克,所謂又肉又有輸出指的就是他了。

    此前的塞拉昂是連打帶跑,被隊友拖累,眼下才是韓蕭第一次與全力出手的巔峰武道家戰斗,哪怕自身目前是爆發狀態,可想要像干翻普通超a武道家那樣輕松解決戈魯坦,也是絕無可能的。

    兩人翻翻滾滾鏖戰不休,場面激烈,而在不遠處,獸祖的艦隊則在躊躇不決。

    “父親大人正在戰斗,我們要幫忙嗎?”

    指揮艦的艦橋中,眾多船員的目光聚焦在當中的一位天災級干部上。

    此人是戈魯坦的直系后代之一,擔任這支艦隊的長官,名為拜拉姆。

    “那是超a級的戰局,我們不適合介入吧。”拜拉姆猶豫。

    “黑星是來尋仇的,又不是切磋單挑,父親大人陷入苦戰,我們不適合在旁邊就這么看著他被打。”另外一名天災級干部說道。

    “可是,就我們這些人,在這種戰場起不到什么作用,光是他們交手的余波,就能讓我們產生損失。”拜拉姆皺眉。

    “至少我們也是戰力,能幫上一點忙就是一點忙,父親大人說不定正需要我們。”

    拜拉姆轉頭看了他一眼,果不其然從對方眼里讀出了狂熱的情緒。

    戈魯坦培育后代的方式,自然不是所有子孫都認同,陣營內部同樣不是一條心。雖然眾人的父親都是戈魯坦,但許多兄弟姐妹的母親不一樣,感情有遠近親疏之別,導致內部派系錯綜復雜,暗流涌動。

    大致來說可以分成三類人,拜拉姆自身屬于中立人士,只是遵守職責做事,嘴上叫著父親,實際心里并沒有什么陣營歸屬感。而一個勁攛掇他介入戰場的干部,便屬于鐵桿忠誠的一系。

    拜拉姆正思索著怎么應對局面,這時,一支龐大的艦隊從遠處駛來,外裝甲涂抹著獸祖的標志這是久久得不到回應,察覺到出了意外,于是從據點趕來支援獸祖的部隊。

    “總算來了。”拜拉姆見狀,精神一振。

    雙方迅速匯合,眾多干部碰頭。

    援兵都來了,還繼續看戲就說不過去了,拜拉姆搖了搖頭,改口道:

    “我們現在的戰力才有資格插手這場戰斗,也不求殺傷多少機械部隊,只要拖住一部分就能減緩父親大人的壓力,動手吧。”

    艦隊分散開來,逐漸逼近戰場。

    韓蕭注意到這個情況,轉頭看了一眼,眉頭微皺。

    在探索歷時代,被艦隊殺死的超a級屢見不鮮,即使超a級身懷偉力,也不能把大規模艦隊當成空氣,若是獸祖的部隊介入戰局,確實能造成一些麻煩。

    哪怕自己是虛擬機械師,也得逐步入侵敵人,如此一來精力分散,同時機械軍團也需要分出一部分去迎擊艦隊,戈魯坦的壓力立刻就會減輕。若是一般對手倒是無所謂,可戈魯坦是同級對手,任何細節都會被放大。

    黑星前線據點的大部分艦隊在打掃戰場,韓蕭出發找戈魯坦的時候,也發布了命令,讓一部分艦隊跟過來支援。只是銀影飛的快,甩開了大部隊,自家艦隊此時還在半道上。

    忽然,一陣魔法波動陡然綻放。

    嗡嗡

    就在獸祖部隊即將插手的時候,一座巨大的魔法傳送門陡然在場中出現,吐出一艘艘帶有帝國標志的戰艦,將獸祖的部隊擋在了外面。

    “帝國的人終于來了。”韓蕭眼神一亮。

    帝國雖然沒趕上海拉營救戰,不過現在倒也派上了用場,遲到總好過沒到,再不濟也能客串警察出來洗地。

    很快,帝國支援部隊全員降臨戰場,拉文勞德最后一個飛出傳送門,揮了揮法杖,解除了這個大型傳送法術。

    看清楚局勢,康德笑了起來:

    “好像我們來的正是時候。”

    這個意外對韓蕭來說是驚喜,對獸祖的手下則是驚嚇了。

    “趕快停下!”

    飛船雷達警報多出了數個超a級能量源,拜拉姆登時大驚失色,趕緊讓艦隊停下,不敢繼續靠近,只是與帝國部隊遙遙對峙,再度變得猶豫不決。

    康德等人沒有搭理獸祖的艦隊,紛紛轉頭望向戰局,看到韓蕭此時表現出來的戰力,不禁驚嘆連連。

    “不愧是爆發形態的黑星,戰力比常規形態明顯高出了一個檔次。”柯勒感慨,“可惜這份力量的代價有點大了。”

    旁邊的康德聯系上韓蕭,笑了笑,問道:

    “怎么樣,需要幫忙嗎?”

    “幫我掠陣就好,別讓他跑了。”韓蕭很快回復。

    這是私人恩怨,也是難得的立威機會,韓蕭打算獨自對付戈魯坦。帝國盟友來了,正好可以守在周圍,阻止別人插手,營造出不受打擾的單挑場合,還能防止戈魯坦逃跑。

    “既然不需要我們動手,那我們尊重你的意思。”

    康德對此沒有意見,按照韓蕭的要求,讓部隊分散開來,形成包圍圈,在一邊掠陣。

    目睹自己被強敵包圍,戈魯坦臉色沉了下來,心知沒了退路。

    后悔嗎……稍微有一點。

    但他沒有糾結于此,事情既然已經做下了,他不會回頭再去假設如何如何。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戈魯坦只是默默加大了攻擊的力度,將一身力量毫無保留爆發了出來。

    “讓我看看你全部的本事吧,黑星!”

    與此同時,一旁拜拉姆的艦隊不敢沖擊帝國的部隊,眼睜睜看著帝國在他們眼皮底下設置好防線,只能在外圍看著自家老大被暴揍,陷入敵軍包圍。

    看著帝國擺出這樣的陣仗,包括拜拉姆在內的眾多干部,內心都涌起了強烈的不安,以及一種靠山即將倒塌的不妙預感。

    “父親大人無處可逃,帝國這是鐵了心要抓住他。”

    “不能眼看著父親大人被帝國捉走!”

    “怎么幫?對面好幾個帝國超a級,我們上去幫忙是白白送死。”

    “這樣的局面有辦法破解嗎,誰能幫上忙?星際黑市的庇護者們有用嗎?”

    “發生了這種大事,他們躲都來不及,怎么可能還會介入。”

    身為星際黑市庇護者,戈魯坦自己是自己的靠山,此時已勢單力孤,在這種關頭,自然不會出現三大文明超a盟友一樣的幫手支援他。

    這一刻,拜拉姆在內的眾人,心里都生出一個惶恐的念頭:

    “完了,要變天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一部分干部與船員,暗暗滋生了別樣的心思。

    在忠誠和中立以外,獸祖陣營最后一個派系,便是叛逆……一部分獸祖的后代憎惡著自己的身份,暗中仇視著戈魯坦這位“父親”,名為后代,實則為奴,這些人一直以來虛與委蛇,接受著獸祖的差遣,其實心里恨不得殺之而后快。

    此時看到戈魯坦遭到強敵報復,這批叛逆派系的人馬只覺得快意無比,內心的野望在不斷膨脹。

    ……

    閃耀世界某處偏僻的位置,一個傳送門憑空出現,吐出旅者的身影。

    “總算跑出來了。”旅者松了一口氣,身上帶著不輕的傷勢,模樣頗為狼狽。

    他飛了很長一段距離,才脫離黑星艦隊空間穩定錨的范圍,途中被艾默絲與海拉追擊,受了一身的傷,所幸最好用傳送術逃離黑星的地盤。

    旅者拿出通訊器,聯系超星團同盟的負責人:

    “事態進展出現偏差,海拉莫名其妙回歸黑星行宮大本營,我的行動失敗了。”

    “我們已經料到了,黑星燃燒潛力爆發出驚人的戰力,不僅逼退了光輝與虛靈的部隊,甚至還捉了好幾個超a級當作俘虜,這個消息還沒傳到外界,目前只有高級勢力才知道詳情,旅者閣下,只要你沒事就好。”

    “原來是這樣……”旅者搖了搖頭,收回邪能聚合后,邪異的氣質消失,他重新變回不太起眼的形象,“我這次得罪了黑星軍團,要去次級維度遨游,避一避風頭,估計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在主宇宙現身,期間別找我做事。”

    “明白,您放心去避難,既然沒有挑起三大文明的再一次沖突,我們短期內便不會再涉足這種事了,安心發展就好。”

    “嗯,黑星還不知道我的身份,頂多對我抱有不滿,怪不到你們頭上,只要我消失避難,他就會消停了……對了,索羅金以為我是被雇傭過來的,但難保他察覺到了什么,這個人不可靠,要多注意。”

    “明白。”

    旅者囑咐了一番,這才掛斷通訊,心里嘆了口氣。

    這次躲進次級維度,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回來……

    默默最后看了一眼這片宇宙,旅者施展法術,踏入次級維度,消失無蹤。

    ……

    時間飛速流逝。

    兩人鏖戰良久,在眾人的圍觀下,局勢終于塵埃落定。

    海量機械部隊折損,品質全都跌了好幾檔,三個使徒兵器徹底報廢,四臺使徒兵器臨時癱瘓,機械神明解體了一次,坐騎銀影的血量跌破危險線……韓蕭付出眾多代價,才讓全力以赴背水一戰的戈魯坦油盡燈枯。

    巔峰武道家回氣雖快,可終究不像克蘇耶擁有近乎無限的能量。

    放眼望去,滿場都是機械的殘骸,維度工廠不知疲倦回收著零件。

    戰場中央,戈魯坦一臉疲態,各處傷口正在緩慢愈合著,還在咕嘟嘟飚射著熾熱的鮮血,再也沒有一開始那般快速的恢復速度了。

    “你敗了,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韓蕭與他面對面,打開機甲頭盔,緊緊盯著對方。

    雖然有著爆發形態加成的原因,但這依舊是自己首個正面單挑擊敗巔峰超a級的戰績。

    “咳咳……敗了就敗了,沒什么好說的。”戈魯坦咧嘴,露出滿口染血的牙齒,“怎么,你以為我會求饒嗎?”

    “算計別人總要付出代價,你既然招惹別人,就應該想到有這樣的后果。”

    “哼,不用對我講這些廢話,我玩得起,至少我讓你燃燒了潛力,成長上限永遠降低,再也無法彌補。”

    韓蕭搖了搖頭,心里暗笑。

    估計解釋了對方也不信,再說他也不會向外人解釋。

    他頓了頓,移開話題,緩緩道:

    “當初是你挑釁我,如果你忍著吃點虧,就不會演變成今天的局面了,比起失去的那些壽命,你現在損失的東西更多。”

    “要是忍了,那就不是我了。”戈魯坦沉聲道:“如果不能為所欲為,那個人偉力有何意義?”

    有些人追逐力量本身,有些人追逐力量帶來的附加值,每一個超a級都曾是前者,有了條件后,才逐漸變成后者。

    不止是超a級,整個超能者階級都是這樣。

    “不管怎樣,你的身體我笑納了。”韓蕭抬手摁在戈魯坦的胸膛上。

    “哼,拿去吧,有本事永遠別讓我找到翻盤的機會。”

    戈魯坦傲然挺立,毫無懼色。

    歇斯底里是小人物的作風,而他早有心理準備,即使敗了,也依舊保持著最后的氣度,無論成王敗寇,都坦然接受。

    而在下一刻,他故作頑強的表情凝固,飚射的血液定格。

    獸祖戈魯坦,封入時空琥珀!
排列三的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