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劍道通神 > 第三章 海族劍術奧秘
繁體切換

第三章 海族劍術奧秘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六道沉淪     書名:劍道通神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水壓重重,愈發的強橫,不斷從四面八方壓迫而來,似乎要將自己的身軀壓碎似的。

    陳宗神色凝重,不斷的激發劍意破開水壓,往上沖去,追擊的海王神色無比嚴肅,雙眸精芒閃爍不休,仿佛蘊含著重重波濤似的,結印的左手微微顫動著,也似乎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這是對抗!

    而海馬馱著這兩個海王,則不斷的逼近陳宗。

    逃不掉了。

    至少,打算沖出海底沖出海面的計劃行不通。

    既然如此,那便戰吧,哪怕是身處于海水當中,天生的不習慣,先天上也處于劣勢,也要一戰,毫不畏懼的一戰。

    無畏!

    發自內心的無畏,方不負劍道。

    回身、拔劍,霎時便斬出一道耀眼至極的劍光,頓時斬開了那重重的水壓,攜帶著無以倫比的無上劍威,斬斷一切般的斬向那兩個海王。

    這兩個海王面色驟然一變,從那一劍當中感覺到強橫至極的劍意和威能,橫空斬擊,重重的水壓似乎也無法阻隔分毫。

    但這兩尊海王實力也不一般,立刻揮劍斬出巨大的劍光,劍光帶動水壓形成驚人的劍勢橫空殺去,與陳宗斬擊而來的劍光碰撞,直接爆炸開去,炸出重重驚人的威能。

    一劍接著一劍,陳宗展開一心劍術,劍一至劍八在剎那爆發施展,八道劍光循著不同的軌跡穿透重重水壓橫空殺至,如此劍刺之招,最適合穿透重重壓力,受到的壓迫也更小。

    但在這水壓當中,壓力極強,多少還是會受到一些影響。

    八道劍光穿透重重水壓殺至,兩尊海王和兩頭圣級海獸盡數被覆蓋,每一道劍光都蘊含著陳宗十成混元心力,強橫至極。

    海王面色再次一變,卻沒有避開,猛然揮劍斬出,斬出一重重的劍光,仿佛一重重的浪濤似的,不斷轟擊而出。

    海族的身軀比人族龐大許多,顯得更為強壯,其體魄強橫至極,身軀內所能夠容納的力量也更加的雄渾磅礴,并且力量的恢復速度也相當快,如此,便是海族的優勢。

    優勢所在,自然要利用起來,故而海族所創造出來的武學,當是以剛猛強勁為主,不會顧忌自身力量的消耗,只因為自身力量磅礴雄渾,恢復速度又快。

    一些精巧細微的武學,反而不盛行,也不會海族在意。

    可以說,海族是將剛猛強勁大勢磅礴的武學不斷的推演,演繹到一個十分高明的地步。

    這兩個海王,自然也是將海族武學掌握到十分高深的地步。

    劍若重浪般的斬出,劍光一道道一重重連綿不絕。

    陳宗出劍之后,卻沒有理會,直接轉身,爆發出極速往上沖起,說到底在水中和海族作戰,還是不利于自身的。

    但這兩個海王反應也極其迅速,擊碎劍光之后,再次結印,水壓重重壓迫而來,讓陳宗的速度再次降低,而他們騎乘著圣級的海馬,速度絲毫不減迅速逼近,同時揮劍,從左右夾擊殺至。

    這兩個海族身高五米,所使用的劍足足有三米長度,其寬度也有常人兩個巴掌合并那般,十分沉重,但在兩個海族的揮動之下卻輕若無物般的,只因為這兩個海族的力量驚人至極。

    此時雙劍左右橫擊殺至,更是帶起重重水壓依附在劍身上殺至,令得這兩劍的威勢愈發強橫。

    陳宗不禁眼睛一亮,內心便生出了一陣渴望。

    見識一下海族的劍術。

    人族的劍術、神魔族的劍術,陳宗都見識過了,唯獨這海族的劍術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渴望一冒出,便直接爆發了一樣。

    雙劍殺至,直接切斷了陳宗一切退路,重重水壓壓迫而來,陳宗只能再次爆發。

    揮劍迎擊!

    陳宗揮劍的同時,身形也在移動,使得兩個海王無法同時攻擊自己,讓自己處于一種永遠只需要直接面對一個對手的境地,從而減少壓力。

    這需要千錘百煉的經驗,同時還需要獨特的技巧,對自身以及四周有著高超的掌控能力。

    恰好,這些陳宗都具備。

    三米長的大劍橫斬而至,劍身的重量驚人至極,配合上海王那一身強橫的體魄和可怕至極的雄渾大力,猶如滄海橫流般的劍勁直接轟擊而來,與陳宗的心意天劍交擊。

    陳宗立刻感覺到那可怕的力量沖擊,無可抵御似的,狂暴至極雄渾無比霸道無邊,宛如一座山岳橫沖直撞而來,直接將陳宗撞擊得倒飛而出。

    同時陳宗還感覺到對方那一劍當中所隱含的勁力是重疊而來的,一重接著一重。

    第二劍隨之再次爆發,再一次的殺至,另外一個海王也同樣一劍從側翼殺來。

    陳宗立刻變幻身形,迅速移動之間,再一次的讓兩個海王身形疊加起來,無法圍攻自己。

    但陳宗卻也發現,對方斬擊而來的一劍,沒有受到任何水壓的影響,不僅僅是沒有受到影響,甚至在某些程度上,借助了水壓的壓迫,形成一股助力推動,令得他們的劍更快更強。

    這種奧妙讓叫陳宗十分感興趣。

    再一次的交擊,以雙劍的直接接觸來感應對方劍術當中的奧妙。

    第二次交擊,陳宗再次被擊飛,另外一個海王也瞬間越過從側面再次殺至,同時海馬吐出泡泡沖擊而來,直接叫陳宗陷入重圍。

    臨危而不亂,但陳宗還是在兩個海王和兩頭圣級海馬的包圍之下被擊中。

    無形震罡頓時發揮作用,將攻擊抵御住,并且盡力的震開,自身并未受到什么傷害。

    陳宗也不禁慶幸自己得到了無形震罡并練成了第一重,具備強橫的防御力,要不然這一擊足以將自己創傷,打得筋骨斷折。

    一次又一次的迎擊海王的劍術,憑著超凡的感知和悟性以及一心混元境不斷的解析海族劍術的奧妙所在。

    陳宗左手更是持拿著一面圓形盾牌,乃是從海皇宮殿內所拿到的圣器,盡管還沒有將之煉化,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能,但僅僅憑著其堅韌程度,足以抵擋住許多攻擊。

    一次次的迎擊之下,陳宗終于解析了海族劍術當中的那種助力奧秘。

    霎時,便有一種撥開烏云見明月的清朗感覺,仿佛一切迷障都破除了,無比通透無比清晰,旋即陳宗將左手的圓形盾牌收了起來,身形一閃之間,便仿佛魚兒在水中徜徉般的,無比的靈巧。

    這靈巧當中,更是將重重的水壓化解,并且化為一股助力,就好像是帆船借風而行似的。

    這是一種高超的力量應用技巧,是對自身的一種高明的掌控。

    陳宗每一塊小肌肉都在輕顫著,蠕動著,傳遞連連,與水壓接觸之間,便將水壓化為助力。

    身形變得無比靈活的同時,速度也是明顯增加了,不再有那種被重重水壓壓迫得難受束手束腳的感覺,相反如魚得水般的暢快。

    這也就說明,在深海當中,陳宗不再受到束縛了。

    既然如此,真正反擊的時候到了,身形一閃,直接避開大劍橫擊,陳宗的身軀近乎貼著那巨大的劍身,一劍破開水壓,又在水壓的擠壓之下形成助力,劍速更進一步的提升,刺向一尊海王。

    這一劍赫然比方才更快了三成。

    陳宗的劍速原本就很快,增加三成的情況下,更加的可怕,那海王立刻閃避,避開第一劍,但陳宗施展一心劍術,一劍緊接著一劍,一劍比一劍快,一劍更比一劍強,連續不斷的殺至。

    頓時,這海王不可避免的中劍,強橫的身軀卻也無法抵御陳宗的劍擊,立刻被刺穿一身鱗甲,劍氣在其體內肆虐不休,另外一尊海王大劍重重斬擊,帶著一重重的劍勁,仿佛一重重的浪濤排山倒海似的洶涌而來。

    陳宗的身軀卻是一扭一旋,仿佛一條箭魚似的避開,又爆發出極速,一劍橫空殺至。

    以一敵二,少去深海水壓的壓迫,更是將之化為助力,陳宗的實力得到最強程度的發揮。

    旋即抓住機會,瞬間爆發,一劍橫空殺出。

    三倍神霄!

    此劍,極速,超越時空般的,直接將深海刺穿出一道真空劍痕。

    躲不開,也擋不住,一尊海王頓時被擊中,頭部被直接貫穿,神魂也隨之被劍氣肆虐不斷的破壞。

    抽劍,陳宗的左手并指如劍橫空一點,直接點擊在那海馬的眉心之處,劍氣激發之間,直接將這海馬擊退。

    雙腿擺動之間,立刻朝著上方沖起。

    而那海王的眉心被貫穿,一身生機迅速的流逝,卻還沒有真正死亡,展現出無比驚人的頑強生命力,盡管其神魂也被劍意所侵襲破壞,但并未被徹底破壞。

    只是如此一來,一身實力所剩無幾,更是不斷的瀕臨死亡,根本就沒有追擊陳宗的能力,另外一尊海王卻不放棄,兇悍無比狠戾至極,持拿三米大劍駕馭圣級海馬,瘋狂的追殺而來。

    三倍神霄爆發,將一身混元心力近乎耗盡,陳宗一邊往上沖起,一邊恢復混元心力,恢復速度極快。

    一次次的機緣和參悟,都讓陳宗的混元心力恢復速度被增強,不過短短十幾息時間,便又恢復了好幾成。

    大劍橫擊而來,陳宗的身形宛若游魚般的一扭,直接避開大劍橫擊,仿佛化為一條海蛇似的靈活,沿著大劍,一劍破空絕殺而去。
排列三的开奖号码走势图